昨晚梦见自己去给自己收尸 走在一条青石巷子里 生怕被人发现  就像偷越国界一样 踏过去后就不再紧张 从容的走进一个老式高顶屋子里 在一堆躺着的尸体中寻找自己 然后推门而入一位面貌祥和的中年女性 对我的到来没有感到诧异 我也没有受到惊吓 然后就醒来了

按心理学观点 梦是人潜意识的想象 我是在寻找之前那个有冲劲有热血有理想的自己吗 从2006年大专退学以来 经过社会的捶打 早已经丢弃了反抗 你的每一次反抗只会换来更严重的伤害 所以现在是逆来顺受 躺平了 因为责任在身 不会去摆烂 当到达某一个临界点时  我会选择带上一些人跟我一起上路

按玄学的说法 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我  在最近的一个路口 我选择了向右走 他选择了左侧的那条路 没想到是死亡之路 人生的每一个节点 只要做出了选择 就会分裂出另一个自己来  在同样的时间不同的空间根据自己的选择过着各自的生活

对未来很焦虑 从15年开始逛天涯经济论坛和生存狂吧 有意识的买了五千块左右的罐头压缩饼干和白酒 结果都已超期 买的牛肉罐头我自己一罐都还没吃过 被猪队友送出去不少 剩下为数不多的也已超期 扔了舍不得 只能留存应急 有总比没来的强 因尿酸高 酒类也与我无缘  武侠小说中的那种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之情是体会不到了

昨晚熬夜做了份应急食品与物品的储备表格 按半个月的量准备 估计又要花个五千左右 下半年明显感受到物价上涨 狗东上的促销都少了 很多价格上浮比例不小 在目前的环境下还是花钱买个心安 免的到时花更多的钱 今天把建行的34000元做了12期分期 手续费率0.18% 目前以来遇到过最低的了 域名剩下100个左右 感觉都还不错 一直续费吸血也不是个办法 有选择性的放弃 留下20个左右长期续费 有人要就卖没人要就收藏 等孩子初中时候让他挑一个做博客

就算再后知后觉的也知道目前的大环境不太乐观 国内疫情国际上地区摩擦贸易摩擦和全球性的极端天气 导致能源与粮食价格上涨 作为普通人 只能短暂的拖延一下 最终还是身处洪涛之中被裹胁着流向破败衰落

出纳会计账务交接  本想着新上任会一笔笔查账 弄的心慌慌 周天也没了兴致 金额黑的不大 搞的提心吊胆的 都做好辞职的准备了  被查到也不好意思在公司继续待下去 就算明面上算黑的不多 他们也会认为你黑了很多 所以要么不黑要黑就黑大点 有违职业道德 但是也是变相对我工资的补偿 同为业务抽点比别人少1.5%个点 今年开始还兼顾发货 也没见有补贴 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  不过还是给敲了一个警钟  需要尽快提升自我能力 要有随处都有饭吃的能力 在目前的大环境下 不论被动还是主动失业 新工作都不会太好找

路过三次理发店都没开 去别家也不是不行 按我的性格 如果在一家觉得还行 就不会轻易换另一家 可以说是守旧害怕尝试 也可以说是念旧支持 很希望身边也能有更多的像日本那样一代目二代目一直传承下来的小店 平时大家互相捧场支持

天气开始转凉了  新闻有说受拉尼娜现象影响 今年可能又是跟2008年一样 注意保暖 迎接凛冬的到来

又是新的一月 还没有总结上个月的财务情况也没去筛选即将到期的域名留舍 每月例事不可不做  博客从周结到月结 身体和思想都变懒惰了

在假期前赶着从淘宝上下单了10小袋茶样 不同品牌不同类型的岩茶 喝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红袍 水金龟感觉都一个味道 水仙待试  一个人独饮有点寂寞啊 别人的沉默是人到中年成熟的自然的过渡 我的沉默是与谁能共  也不想一直把自己的负面情绪输出给他人

9.19囊胚4个送检筛查  这月底会通知结果

老二再次作死 私自停用甲亢药三个月 导致昏迷 出现甲亢危象 在作死的路上不断尝试 只希望到死她不要哭着说后悔 作为女儿不孝 作为妻子不贤  作为母亲不称职 二姐夫平均每月邮寄1.5万元 她一分没剩还欠网贷 夫妻一起进过传销6.8万X2人  前年在抖音还是微信被人以刷单返利的老掉牙套路骗走12万左右  以我猜测估计要到20万 满口谎言 按她的那种性格 肯定跟赌狗一样 要到账户没有一分钱了才会彻底死心 总想着冲了最后一笔对方就会把本金还给她 这回估计做网商又要被骗了  学费交了那么多 代价那么大 还不放聪明点  网赚这词等同灰产 没有点能耐就别淌水了 真想一巴掌扇过去 本身有糖尿病 饮食作息还都是随心情  按这进程再过三五年就差不多了  哀其不幸怒气不争 夫家娘家都已经对她不抱希望了 只是可怜了三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