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

宣告—献给遇罗克

北岛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宁静的地平线
分开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空里
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走廊

北岛

那些啤酒瓶盖
那流动的大街输送到哪儿
那年我逃学,在电影院
在银幕无尽的走廊里
我突然被放大
那一刻是一把轮椅
其余的日子推着我远行–
  
全世界自由的代理人
把我输入巨型电脑:
一个潜入字典的外来者
一名持不同政见者
或一种与世界的距离
  
走廊尽头,某些字眼冒烟
被偷走玻璃的窗户
面对的是官僚的冬

无题

作者:北岛

把手伸给我
让我那肩头挡住的世界
不再打扰你
假如爱不是遗忘的话
苦难也不是记忆
记住我的话吧
一切都不会过去
即使只有最后一棵白杨树
象没有铭刻的墓碑
在路的尽头耸立
落叶也会说话
在翻滚中褪色、变白
慢慢地冻结起来
托起我们深深的足迹
当然,谁也不知道明天
明天从另一个早晨开始
那时我们将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