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随性

DAY15

有诱惑克制住了 在临界点及时停止 俗人一个做不到清心寡欲 天气逐渐转凉 惰性增强 自叹不如一个小孩 每天早上6点左右就自己起床了上厕所刷牙洗脸 虽然还是磨蹭到7点半去学校 本周业绩还算可以 单数和毛利应该都还不错 其中一单本以为被放鸽子了 买家过了好几天才下单的 产品成色好价格适中不自吹服务也是一流的 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 今天去榨花生油 300斤带壳花生出油70斤 加工费多少不清楚 鲁花5S压榨的5L装一桶170左右 看新闻年底可能食用油副食类的价格会上调 全球物价上涨国内不可能会独善其身的 油价的涨幅倒是一次都没落后 目前没有设置最高价却有个地板价 不说绝无仅有也是中国特色了

DAY 8

第八天 继续保持 一次只解决一件事 精力和控制力有限 太多事反而杂而乱容易分散 下一目标 日语学起 五十音图读写听 待每一个目标保持有一定频率后再考虑接入下一件事 看了生存狂吧和知乎话题2022会有经济危机吗 越看越恐慌越焦虑 最起码的生存 以我的能力估计只能勉强自保 撑不起家的重担 欠缺的方面太多 缺乏行动力和自律性 学日语说了几年 人教版的初级日语上下册都买了两遍 还是没起步 怕麻烦 一遇到需要动脑的就想逃避 小孩的三年级作业辅导起来有点吃力 讲解的方法基本都是通过成人的视角和经验 内容小孩还没学到抑或是我表达不够清楚 只能丢下一句到学校了去请教会的同学 (另:现在老师的主要工作好像都是用来转发上级各种文件表格,然后钉钉群通知家长签到,教学变成次要的,作业都是家长批改,教学过程和错题讲解都是一带而过)打铁还需自身硬 不学习 小孩的作业都辅导不了 资源有限 从出生就开始卷起来 但又不得不承认 只有学习是能改变日益固化的阶层最轻松的一件事从底下阶层上岸成功 仅仅是体制内一个基层科员 对于整个家族就是一个质的提升

看了小孩一两岁那会录的视频 很可爱 错过了从蹒跚学步到咿呀学语的阶段真的是一大遗憾 小孩对我不是很亲感觉很怕我的样子 可能是之前小时候不听话经常作势威胁要揍他 然后某次没忍住真打了他给留下的阴影 有用脚踢过他 虽然不是很用劲 但是那会我的表情肯定是很狰狞的 需要反思

DAY 1

磨蹭了2天 网站的站点标题还没决定写什么 手机铃声一直想换也还没换 既想要装逼有风格又想要能表达出自己的心情状态 时间就这么在选择中慢慢流淌掉 如同我那立FLAG打脸不断循环的过往一般 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昨天又用手自己解决需求 跟戒烟的人一样 每次都说这根抽完就戒了 还是没受住诱惑 看到稍微激情香艳点的画面或者情节就想了 射出的精液很稀跟水一样 搜索了下 可能是少精症 已经决定做第三代试管了 现在开始要节制少抽烟早睡 之前考虑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做第三代 老大遗传有马凡 眼睛高度近视 健康的老二以后要帮衬下老大 我们老了后也要老二多费心了 这的确很自私 老二是带有目的性才要的 对于他不公平让他背负太多的责任与压力 加之目前经济环境也不是很好 问了医生 第三代大概需要十几万元 只能先支用父母寄存在我这里的养老钱了

昨晚熬夜了 今天明明很想睡 躺下了却睡不着 身体和精神是分开的 一个躺下了想睡一个不断的在播放各种片段不让睡 明天要上班了 累点挺好 能睡的着 尿酸偏高不能靠喝酒助眠了 又不想尝试安眠药怕上瘾离不开 开始羡慕那些充满活力的高中生和大学生 青春真美 年轻真好 我那平谈无奇的青春消逝在时间的河里 请让我的中年生活丰富多彩一些 让老年的我也能有个可以回忆和感叹的片段

被威胁了

闲鱼上的一个XJ地区买家 加了微信咨询配件 一上来就问可以货到付款不 拒绝了 前期沟通还算正常 后面又问了两个产品 直接说了没货 然后还一直发问号 这边又有同行客户需要给他报价 二选一 肯定优先回复同行 成交概率和金额都比闲鱼这种零售单来的大 导致没有及时回复 对方语气就不太好了 真把自己当大爷了 不忙的时候可以做到即时回复 忙的时候就只能排队等待 一百多的单子 不想受气也怕后续故意找茬要求返款 直接把对方微信拉黑 闲鱼拉黑 还打电话过来 知道对方想干嘛 就直接拒接 然后连发2条短信 第一条辱骂的看后直接删除 电话拉黑 影响心情 第二条就是威胁短信了 在黑名单信息里 今天早上才看到 销售做久了 随着接触的人员增多 遇到各种各样的鸟的概率也变大 服务行业挨叼也只能受着 自己调节心情 一直秉承和气生财的原则 尽量不与客户发生冲突 互相问候这种事太幼稚 都是自己骂完就拉黑精神胜利法 别人家的销售可能是纯粹在卖货推销 我们的销售只是以销售为主 平时需要做摄影师 搬运 入库 备货 打包这些辅助工种 以我的性格 走技术路线更适合我 后悔早前毕业时候没去学一项技能

钱是王八蛋

今晚终于打上第二针新冠疫苗了 还担心要排很长的队 时间掐的挺准 过去登记下身份证就打上了 主要还是凭票打针 避免了像第一针那样 排了很久的队 然后保安说没苗了不打了都散了 还有个别关系不够到位跟保安相识的当着群众的面插队 难怪会出现打架的情况 第一针是7.17号晚上下班回家饿着肚子排了两个小时的队才打上的

昨晚上下班被叫去做小工 本来以为挺快就结束的 做到了11点 不吐槽难受 没加班费就算了又是干的体力活 晚饭至少也给备的好一点吧 西红柿炒蛋 芹菜炒鱿鱼 鸭爪 酸笋鱼汤 没啥油水的三菜一汤 红烧肉或者卤肉这种硬菜要搞一份的 体力活消耗大不耐饿 等完工了叫吃点心 衣服都湿透了黏在身上也没胃口就先回去了 到家自己泡了袋黑芝麻糊喝 山里的蚊子真毒 一叮就是一个大包 早上和傍晚5点后是蚊子战斗力最强的阶段 宁愿被拍死也要吸血

看上了一个北美黑胡桃木独板 花纹挺漂亮的 想买回来当书桌 空闲时候自己擦木蜡油 桌脚再配下要将近一万了又有点舍不得 与家庭条件不符 现在钱又不好挣 后续还要攒钱买椅子 哎 想想今年基金和股票亏的钱拿去买桌子就好了 至少还有实物在 能用能看能取悦自己 不用耿耿于怀 啥也别说 多多挣钱 努力提升自己

8.11

凌晨又破戒了 今天要做胃肠镜检查 闹钟定好凌晨2点起来喝泻药 2个小时内要喝完4杯750ML的电解水 期间无聊就想看电影 然后鬼使神差又打开小黄文 精虫上脑的那刻跟赌徒输红眼的状态差不多 明知不好还是动手了 检查完去各买了一张双色球和大乐透 一夜暴富只能寄希望于彩票了 想要的东西很多 大部分所谓的烦恼也都是能用钱解决的 今天下午选择了不进去上班 直接请假一天再放松下 繁琐的事情太多 整个团队的人都是各顾各的 事情没少干提成比别人少0.15个点 待时机成熟就抽身离开 前提就是要提升自我能力

立秋

今日立秋 朋友圈又有不少发奶茶照片的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不知道去年是怎么火起来的 明年立秋应该也还是有人会发的 对网络热词越来越迟钝了 南方的四季不太分明 台风绕道而走 下了两天雨过后一出太阳马上就又觉得很热 红薯 花生和橙树都被淹了 本来干旱产量就不多 泡了一天一夜的水 橙子要落果不少 几千年下来 农民依旧还是看天吃饭

今晚又破戒了 才坚持了7天 肾重 明天准备从练字开始 每天抄写一页 朗读一篇经典 调整气息与普通话发音 争取在30天内学会读写听日文五十音平片假名和罗马音 前面的十天肯定是会很痛苦的 期待改变 行动起来 为未来为自己

房产证

南方炎热的夏天 体感温度47 农作物处于半干旱状态 之前修建的水渠已经变为摆设 一任村长一任马仔 泵房水泵或者电路坏了 没人去维修 村里负责看管的完全是只领钱不办事 种地的都是些60往上的老人家 靠肩挑手扛又能浇的了多少地 穷苦的永远是底层 杀人放火金腰带 修桥补路无尸骸

还贷将近10年 因为担心税费改革增加支出 今天请假半天终于去把房产证给办了 契税加维修基金一共将近3万元 整个流程下来还是相对比较简便的 工作人员态度也还可以 不像几年前一些人高高在上 多问一句就不耐烦 仿佛多说一句话就要少活几个月 办个证跑来跑去的 一件事了又来一件 人生就是在不断的挖坑填坑出坑循环中

7月哀歌

昨天奶奶出殡 维系一个家族的纽带断了 作为孙婿有愧 自从搬单元楼后逢年过节都没过去看她 就是在得知患病后才过去看她一次然后去医院看了两次 最后一次就是在葬礼上了 妻子的妈妈在我们相亲认识前两年就去世了 因为身体残疾 没少被人欺负 连带妻子也是一样从小被姑婶嫌弃 她堂妹是抱养的 更是如此了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两个小孩完全就是被奶奶给带大的 临走前挂念的还是堂妹 奶奶走了就真的没有娘家了 不会再有一个电话过去 那边就问想吃什么了 我去给你煮 不再有可以撒娇和倾诉的对象

这几天跟堂妹谈了谈 每个人活的都不容易 十四五岁独自出社会闯荡 除了奶奶 没人关心过有没吃饱会不会冷 在此种环境下长大 缺少父爱 可以理解为什么她喜欢成熟的男人了 哪怕大15岁也能接受 就怕她所遇非人又被辜负 过于理想化的爱情大多数只发生在电影里

暂且先如此 域名卖掉的钱差不多可以填补股票亏损的部分

折戟股市

都说买四大行的银行股最稳了 这周工行建行波动幅度挺大的 一番操作下来 7月份截止今天为止累计亏损3800多 打算撤出不玩了 当前经济形势不太乐观 稳妥为好 通胀贬值也好过丢股市被收割 那些基金抱团股迟早也是一地鸡毛 散户都不信自己会是最后一棒 头铁的冲进去

要给自己找个目标有个事情做下了 不然就这么闲耗着时间真是浪费 套用一句 间歇性雄心壮志 持续性混吃躺平 为自己的平凡人生找个爱好打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