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

北岛

那些啤酒瓶盖
那流动的大街输送到哪儿
那年我逃学,在电影院
在银幕无尽的走廊里
我突然被放大
那一刻是一把轮椅
其余的日子推着我远行–
  
全世界自由的代理人
把我输入巨型电脑:
一个潜入字典的外来者
一名持不同政见者
或一种与世界的距离
  
走廊尽头,某些字眼冒烟
被偷走玻璃的窗户
面对的是官僚的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