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点

这几天借着防疫的理由独自一人在新房睡 想着好好理一理思绪  静下来的时候又七摸八摸的把时间都浪费了 是懒也是没有头绪 剖析开来会遇到很多问题 不想去面对解析

对于工作 家庭 自我的时间安排找不到一个平衡点  极少和父亲与小孩交流  只能安慰自己这种性格是遗传 父亲对我如是 我对孩子也如此  最终还是把生活过成了我不喜欢的状态

看着以前录的小孩两三岁时候的视频 很是可爱 那会眼睛还是很明亮的 现在带上厚厚的玻璃瓶 右眼视力很不理想 一面是自责没有及时发现也没有去在意 真的没往遗传病上去想  以为他母亲是后期导致的高度近视  结婚时买了很多喜糖 那会还没发现近视小孩又都喜欢吃甜的  后面医生说了才知道高度近视不能吃太多甜的 另一面小孩可能处在第一阶段的叛逆期加之与我不亲近 很多时候越是说他越不把我的话当回事 导致我也不想说了 顺其自然 没有去及时纠正引导

父亲明年就70岁了 还依旧种田 在地里刨食 母亲也64了 每天早上应该5点起床准备好早饭就上街卖菜 回来还要做家务去田地里帮忙  父母均不识字为人也老实 没有别的出路 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  以前小时候不懂事不想让别人知道父母是种地的 现在会很大方的说父母是种地的 不偷不抢 挣的都是干净钱  农民没有退休金可领  只有一个月150还是200的养老金 很心酸无奈 恨自己没本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